华体会体育

马上评|《童话大王》停刊:一个人、一本书与一场悲壮的告别

Posted On
Posted By admin

12月15日,郑渊洁通过微博宣布,《童线月刊将为最后一刊。消息一出,几代大读者、小读者无不为之惋惜。

一个人、一本书,郑渊洁与《童话大王》,在中国出版史上堪称一个独特的存在。1985年5月,专门刊登郑渊洁作品的《童话大王》创刊,首期刊载《牛魔王新传》《象棋里新添一头牛》《皮皮鲁在颐和园》《鲁西西送王昭君出塞》等儿童文学作品。谁也没想到,华体会体育这一写就是36年。

昨天看到一个新闻:《十万个为什么》出版60周年,一共推出6版,总发行量超过1亿,这是了不起的数据。但郑渊洁的《童线亿册以上。

毫无疑问,郑渊洁是一个奇迹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就是“性格偏执”,否则坚持不到这一天。《童话大王》是和《十万个为什么》同等重要的存在,影响了几代人的心灵。对很多孩子来说,在最脆弱敏感的时期,皮皮鲁、鲁西西就是父母、老师外的“第三种力量”,是心中理想的伙伴。

一个淘气、有个性但有时候不合群的孩子,也是值得被爱的、有未来的。郑渊洁作品传递的这种价值观,是对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。对《童话大王》作出多高的评价,都不过分。

《童话大王》停刊,郑渊洁一个月前就作了预告,并解释了原因:“已经66岁的我精力有限,只能通过停止写作《童话大王》月刊,从而拿出全部精力去和第7197328号皮皮鲁商标、第8229932号童线号舒克商标斗争维权。”

实际上,过去相当长时间内,维权都是郑渊洁除写作外最重要的工作,他已经是一个著作权和商标权方面的专家了。写作是一个人,打官司维权也是一个人。但维权是比写作更复杂、更难的事,吞噬掉他大部分精力。

过去30年,中国市场经济飞速发展,随着法律越来越完善,对商标和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都在持续加强。但“一个人”的郑渊洁,还是架不住纷至沓来、无利不起早的恶意抢注者。读者不难想象,当郑渊洁看到“皮皮鲁”牌山椒猪肉皮时,会是怎样的心情。

郑渊洁的维权,当然应该支持。在整个事情中,我最感慨的其实是他维权的“孤独”。大多数时候,他都是一个人去打官司。

赞扬他自学成为“法律专家”,是维权勇士,这完全正确。但很多人也想不通,如果有一个团队打官司,不是更好吗?以郑渊洁的影响力和经济实力,完全可以组织一个50人的法律团队,或者和一个超级律师事务所合作,合力打官司,进行高额索赔。

可郑渊洁的个性就是孤胆英雄式的,他不想那么做。实际上,《童话大王》的创作和出版,也完全可以是“团队式”的。只要人物的性格、故事情节大致确定,不管是写作还是绘画,都可以找团队完成。市面上也不乏这样的“创作方式”,可郑渊洁不为所动,这是很让人尊敬的。

童书有着巨大的市场,儿童故事可以开发成动画片等多种形式。资本和团队的介入,可以把《童话大王》做成一个大IP,甚至一个产业。但36年来,他仍然是一个人创作《童话大王》,这是郑渊洁的倔强。

可以说,作为“时代人物”的郑渊洁,和当下的语境有些格格不入。他选择自己的方式一个人来战斗,非常辛苦,但最终为读者完成了两部杰出的作品——一部是《童话大王》,另外一部是“郑渊洁”这个人:一个文化怪杰、孤独英雄,不向现实妥协的人。

《童话大王》停刊让人惋惜,但现在已经不是1980年代,孩子们有了足够多的读物。这次停刊也让人尊敬,不失为一场悲壮的告别。商标维权,同样是一件值得为之战斗的事情,希望郑渊洁一路更好地走下去。

Related Post

leave a Comment